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新春走基层|高原小站“娘子军”

作者: 时间:2021-03-03 23:00

啪! 7岁半的宁妙可踩断一截枯枝,捡起来看了看,兴奋地跑到ag8客户端李二鑫面前,扬着手嚷嚷: 妈妈你看,这个能不能做个弹弓? 这个太细了,但是形状可以呢。 李二鑫看了一眼女儿手中的小树枝,边整理宿舍边说。

34岁的李二鑫是中国铁路青藏集团公司西宁车务段孙家寨车站的一名车站值班员。这个距离西宁市20多公里的五等小站,每日接发列车近30趟,李二鑫和她的三位同事主要担负货运列车的会让指挥、应急处置等工作。

我们站全是女同志,这在整个青藏集团都特别少见。 李二鑫说,孙家寨车站负责的线路区域内,无论列车前进、减速,还是停止或让道,所有运行指令都要靠信号楼里的设备来传输。因此,她们值班人员必须每分每秒都坚守在岗位上,通过倒班的方式,保证一天24小时 无缝衔接 。

因为车站修建年代久远,里面的设备都是老式的,所有的接发车工作必须人工来完成,工作强度比较大,车站只有我们四个人,我们不仅要完成接发车的本职工作,还要做好后勤工作。 李二鑫说。

刚完成交接班的张冬梅一脸疲惫,一直在行车岗位工作的她即将在今年退休。 我现在是刚下主班,赶紧休息一下,一会就是副班,副班的主要任务就是做好主班的保障工作,比如做饭、提水,还要在停电的时候负责打开发电机切换电源,保证设备正常运转。 张冬梅说。

因为这里远离市区,经常停电,有时候停电的时间还特别长,就只能切换备用电源。 张冬梅打开电机室的门,一台老式柴油发电机放在电机室一边,整个房间里都是浓浓的机油味。

上次停电时,正赶上我和另外一位同事徐建值班,她刚下夜班,累得不行,但没办法,我守在信号楼的设备边,她抓紧时间启动发电机,然后在站台上发信号,从早上八点到晚上九点我俩就这样守下来了,没有耽误一趟列车。 张冬梅笑着说, 可把老徐累坏了,听说接完班回家就睡,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

我们是上两天休一天,不然缓不过来,孩子他爸也是铁路系统的,家里三口人都在一起的时间还真不多,这不,女儿舍不得我,就来陪着我上班了。 李二鑫疼爱地看了看蹲在院子里玩的女儿。今年春节李二鑫在车站值班没能在家过年,让小妙可失落了好久。

去年爸爸不在家,今年妈妈不在家,我反正也习惯了,没事的。 宁妙可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手里还拿着半截树枝。

呜呜 的汽笛声让宁妙可捂起耳朵,李二鑫在行车室里盯着信号灯认真记录,又一辆列车要进站了。